分享至FB分享到推特!

?#?跨國社會運動? ?#?工人運動? ?#?台韓友好? ?#?剝削? ?#?壓迫?

二十一日,Hydis遠征團在麗水街與信義路的路口附近舉辦了暫別晚會。韓國的朋友們因為是外國人,有著居留天數的限制,加上言語不通,路途遙遠,還有馬政府故意偏袒財團,導致這些韓國朋友抗爭起來格外辛苦。

台灣永豐餘的子公司元太科技在今年年初,決定關閉Hydis的生產線並解雇員工,是這場抗爭的起因。這種台灣史上常見的企業惡性倒閉,如今居然也殘害到了外國人,真是丟臉丟到了國外。更令人感到難過的是,在抗爭過程中,韓國金屬工會Hydis支會的會長裴宰炯先生,為了這個運動自殺身亡,使這個運動添上了痛苦與悲傷。

韓國朋友來台灣找老闆抗爭,熱情的台灣社運圈也沒有缺席,樂於奉獻我們台灣人的熱情。韓國朋友表示,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外國朋友一起合作抗爭,是非常寶貴的經驗。中華電信工會的朱理事長更是把自己的辦公室拿出來,讓部分韓國朋友可以住宿以節省經費,讓人動容。令人感到驚訝的是,朱理事長公開宣佈要用選票讓馬政府下台,這讓筆者感到訝異。中華電信工會一向保守並長期與國民黨關係深厚,如今朱理事長有這種決心與覺悟,令筆者感到耳目一新。如果中華電信工會夠繼續進步下去,支持把國民黨永遠趕出選票,那就更好了。

現場大家高喊著「撤回關廠、撤回解僱」,這句口號是這群韓國朋友不得不學會的中文。這群韓國朋友在台灣期間,馬政府管理下的移民署和警察所給予的壓力如影隨形,也飽受了台灣人特有的政治冷漠,但是儘管如此,台灣社運圈情義相挺,讓這群韓國朋友對我們台灣人始終感受到熱度。
裴宰炯先生在遺書中說了一句「千思不如一行,勞動解放」,令人動容。唉,坐飛機到一個外國去搞抗爭,對只喜歡逛街的台灣人來說,是多難想像的事情啊。

為了回報台灣人在這場抗爭中的付出,韓國朋友決定提供現場的大家吃韓國的家鄉小點心,非常好吃,也為這場淚中帶笑的暫別晚會,畫下句點。








vivitrol shot information revia naltrexone implant to stop drug addiction
low dose naltrexone uses link whats l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