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FB分享到推特!

演講

七月剛開始沒多久,我就在七天中講了四場演講,以一個非職業講者而言,我是認為有點到了上限,何況中間還包含著一場全英文的演講。我雖然英文不差,但要一口氣連講兩小時的英文演講,也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也難得有演講前的焦慮和緊張。

等到全部講完之後,我回顧了一下,才意識到原來是因為暑假,有許多學校的營隊在進行。而即便媒體在台灣不能說是一個非常令人嚮往的產業,但依然有一些新聞相關營隊,裡面參與的高中學生很認真聽我講我們做的事情,我關注的國外媒體,也真的很認真的在我講完之後發問問題。

我還記得某個營隊希望我給這些高中生一些建議,我很快的就寫下:

「我其實不建議各位往媒體發展,當然這樣一講好像會讓各位覺得那來參加這個營隊幹嘛。我的意思是希望有志從事媒體的年輕人,能夠有更廣闊吸收資訊和多樣說故事的能力,尤其是台灣習慣把高等教育後分為自然理工和社會人文,我覺得這對於許多想從事媒體的人造成知識『營養失調』的情況。

好的媒體人需要把正確且最有價值的資訊,用最效率的方式傳遞出去,而不要侷限自己在某一個領域,多方面涉獵各種知識和努力學習新東西的能力,是我對各位對媒體有志年輕人的期待—當然,就算你未來不往媒體發展,我個人也覺得應該要有這樣的能力。」

第一個營隊,有位同學在演講後提問:

未來想要從事媒體,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技能?會不會學校相關科系教的,等到他們畢業之後就不夠用了?

首先,其實跟傳媒科系無關,在這個所有技術、資訊、知識進展飛快的時代,任何一個科系都有可能在唸完四年之後發現所學有部分已經落伍。現在的大學生、高中生以及未來的學生,都要面臨這樣一個資訊演變快速,你的老師所學或許有部分不實用的情況。

我本身並非念媒體相關科系,不過我大學的確有過類似校園新聞記者、編輯、主編的經驗。

但我那時候所學的東西顯然也跟現在很不同,那時候我們學排版的規矩,可能現在又有新的變化和花樣。我們那時候沒有辦法快速發即時消息,也沒辦法快速在頁面上呈現影片或是動畫,更別說是嵌入一些別的網站提供的工具。

這些都是在過去10年來慢慢跑出來的東西,你在學校裡面可能根本沒學過,因為都是在真實的工作環境當中,為了讓讀者更容易吸收資訊,各個媒體為了滿足市場需求努力發展出來的東西。

在最後一個營隊時,因為提問的人比較少,所以我就最後又補充了一點:

「很多人喜歡問我,當一個編輯最重要的技能是什麼,我的答案是:『盡量什麼都要知道』,或許會有雜而不純的問題,但編輯的工作就是『搭橋』,所以什麼都懂,的確是跟各種各樣讀者溝通很重要的條件。

所以,請多多看電影、小說、漫畫、日劇、美劇、韓劇、台劇、雜誌、展覽、多聽音樂、多旅行,每一點都會讓你往成為一個更好編輯之路邁進一些。

另外各位現在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是很正常的,那要怎麼找到呢?一樣,多看,看剛剛上面我說的東西,多聽,多問,慢慢你就會找到了。」

未來不知道還會不會有營隊或學校繼續找我演講,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除了他們指定的專業題目之外,我應該還會把上面那些想法跟他們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