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FB分享到推特!

# 教育改革 #學校勞動力 #勞動權益







九月十八號,慕哲咖啡館舉辦了「沒有最糟,只有更糟?台灣高等教育的危機與轉機」講座。講座中探討了台灣教育的幾個問題。

最近鬧到滿城風雨的新聞,就是學生擔任兼任助理是否要納保的問題。辦一個學校,校內有三大勞動力來源,就是教師,行政人員和學生。兼任助理就是一份受僱用的工作,受到僱用的人納保那可是天經地義的,但是很多單純的問題只要一扯到傳統中國文化,就會變得很複雜。反對學生兼任助理納保的師長們不斷主張如果讓擔任兼任助理的學生納保會造成師生關係變質,更是笑掉人們的大牙。老師如果不要惡意亂派工作給學生,學生何來怨懟?筆者已經聽過太多教授把兼任助理當成自己的僕人使喚的案例,是誰讓師生關係變質?不言而喻。



不只是學生在學校內的勞動權益沒有受到保障,連教授本身也開始深受剝削之苦。這些年來爆發了許多教授過勞死的新聞,就跟這幾年教授的勞動量大增有關。學校為了節省人事成本,每個教授所要負擔教學的學生數量越來越多,這不僅造成教學品質逐漸低落,也加重了高學歷的博士畢業生的失業率,這當然是惡性的社會發展。加上不論任何科系都要做績效評鑑,造成品質不佳的論文不斷生產,這當然也是一種教授工作能量的耗損。



事實上,台灣的教育環境確實是一年差過一年了,矛頭紛紛指向教改,不少人懷念起教改前的時刻。筆者在此要說句公道話,教改前的那種黨國打造出來的教育體制是不能維持的,教改是一定要改,至於教改要怎麼改,這才是我們要討論的。這些年來我們改的方向如果不對,那就應該談怎麼改才對,而不是整天大聲嚷嚷要恢復教改前那一套,持有這種想法的人簡直是跟不上時代。



當年的教改到底哪裡沒有改好?講者認為,政府一心求快,沒有好好規劃,只求敷衍了事的短視心態造成今日的教改困境。講者贊成台灣應該要廣設大學,但是不應該求快,而去廣設教學品質不佳的大學,這就是關鍵。要設置每一所新的大學,都應該由政府好好規劃,評估,而不是政府為了方便,放手讓追求利潤的私人企業去做,造成今日私立大學普遍教學品質不佳的情形。

當年廣設大學的政策一提出以後,很多不具有大學條件的學院或專科學校也紛紛升格成大學,站在國家的高度來看這是只求其名而不務其實,站在某些教師的角度則是虛名和實利都要拿在手中。一心求快,問量不問質,短視近利自有苦果。

此外,許多退休官員或有關係的人把大學校長這個職位當作肥缺,以「大學自治」當成保護傘,為自己和黨羽們謀取不適當的利益,這在台灣已經不是新聞。

講者們都主張,學校不是營利事業,教育也不是商品,一昧地用市場化經濟那一套邏輯來管理教育的事,最後一定會出紕漏,政府不僅要增加對教育的投資,也應該有那個眼光認知到,投資教育事業,它的真正利潤不是直接呈現在收入,而是整體國民素質的提升,而這個部分是很難用量化的眼光去做出判斷的。

另外,政府應該認知到自己在國家教育業務中的角色。一個國家的教育,就是政府的重要業務之一,政府就是國家教育的主導者,不可以隨隨便便讓企業或財團介入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今日的台灣,就是明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