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FB分享到推特!

小農系列報導 高雄米王 毅鴻米品

稻穗在成長成飽滿稻子之前就如同孩子在長大成人之前一樣需要被照顧。而在這此階段我們就需要替稻穗進行『人工除草』,之所以會進行較費時費力的人工除草就是為了呼應我們日品的重要精神------保持米的有機吃出健康。
在這高溫烈日當頭的盛夏,至小阿嬤告訴我的麥穗哲學理論(愈是飽滿的稻穗,腰彎的愈低),當自己被照顧長大成人以後面對學歷根本就不會願意在烈日下替這些綠綠草草給提供照顧(人工除草),而這些年齡皆超出70歲的大人們卻是為了讓我們以後可以吃到更好的米為了追求高品質而不斷的滴汗。
反思自己在一旁給大人們照顧一來覺得內疚,二來才懂得為什麼米食文化不該被取代,正所謂『汗滴禾下苦,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
讓我們一起感謝這些走過的路比我們吃過的米還多的大人們吧。真摯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