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FB分享到推特!

#體育比賽#國族認同#國族建構






#p2

九月二十五日的講座,是「媒體之夜:運動新聞中的國族建構-一個媒介批評的觀點」,講者是劉昌德老師和陳子軒老師。



要談台灣如何利用體育比賽來形塑國族認同,勢必要討論到「黨國資本主義」。當時的國民黨實施一黨專政,有雄厚的資本。電視媒體這種需要高額資本的產業,由國民黨牢牢掌握在手中。當年所謂的老三台,就是省政府掌握的台視、國民黨直接掌握的中視與國防部掌握的華視,說穿了就是老三台都是國民黨的電視台。









日治時期早期,台灣對棒球非常陌生,把棒球音譯成「麥斯帽屢」。當時的台灣人,聽著廣播來做體操,也透過廣播來認識棒球。後來,棒球在國民黨的炒作下一種穩定國民黨政權的工具。例如至今膾炙人口的紅葉棒球隊,他們的傳說就是在國民黨刻意的炒作下走紅起來的。其實紅葉棒球隊爭議很多,好幾次都被檢舉以超齡學童冒名頂替參賽。不過無論如何,紅葉棒球隊是上一代人心中共同的棒球神話。國民黨透過紅葉棒球隊,凝聚與形塑了台灣人的中華國族認同,也助長了台灣人對國民黨的認同。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看轉播比賽,台灣人就會想買電視機,我們可以說體育比賽不只凝聚了國族認同,還帶動了一股電視機的銷售熱潮。



台灣人既然愛看棒球比賽,當時海外的台獨派自然不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來傳布自己的理念。國民黨當然也知道不能讓台獨派利用轉播畫面來傳布獨派理念,因此他們會過濾畫面,尤其是絕對不能播出獨派的符號。這部分的事蹟,我們可以參考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網站上的「少棒賽台獨風波」一文。



台灣人在黨國的控制下,連作息也深受控制。在過去,只要晚上七點一到,三台就一定要開始播新聞,沒有例外,不論是多麽令人感到緊張的精彩比賽,晚上七點一到,一定中斷。這當然造成了不少遺憾。



一九九零年的時候,中華職棒成立,一種新的觀賞棒球的方式出現了,台灣人總算擺脫了以中國國族主義的角度去看棒球。台灣人開始以比較接近商業、追求偶像、認同球隊的方式來觀看棒球。然後到了兩千年左右,台灣的王建民開始在洋基隊展開輝煌的職業生啀,台灣人也開始以大聯盟的標準和準則來看待棒球這個運動。有關於這方面的研究,劉昌德的「臺灣運動商品化過程中的大眾傳播媒體角色」是非常值得參考的作品。







王建銘的走紅,象徵著台灣人觀看棒球的方式又走回了國族認同的老路。不過這個國族主義已經不一樣了,王建民被稱作「台灣之光」,這是台灣國族認同的展現。



我們可以換個角度,來談談台灣藝人在體育賽事中所呈現的國族認同。在楊淑君事件這場著名的體育糾紛中,你可以看到台灣藝人紛紛譴責韓國,但是你看不到他們譴責中國。為何他們這麼做?不只是藝人有要去中國發展的打算,因為韓劇打敗台劇所產生的不愉快也是很重要的因素,而且他們或許本來就比較接近中國認同。







最後來談一下如何從事體育賽事的歷史研究。從事這方面的研究,最大的困難在於史料的收集與使用。首先,他們分布得很瑣碎,很零散,而且報紙上的節目單或報導也不一定能真實記載比賽確實的發生時間,這些都要花很多的心神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