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FB分享到推特!

?#?雨傘革命? ?#?香港社會運動? ?#?香港民主?

七月二十一號晚上在慕哲咖啡館的講座是很特別的,三個遠從香港風塵僕僕來到台灣的朋友,分享了他們從事社會運動的經驗。

香港跟台灣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在於台灣畢竟還有一個事實國家的軀殼,但是香港最多就是一個中度自治的城市,中共黨的魔爪是直接伸到香港的體制內的。這意味著在香港從事社會運動,必須面對更全面、更直接的政治壓力。但是香港的社會運動,從執行到成果,都遠勝台灣,這是為什麼呢?

這三位香港的朋友認為,香港從反國教運動到雨傘革命,運動的決策班子都緊抓著四大原則: 重視論述的鋪墊、持續長期的練習、時時抓住機會作出正確決策與盡力照顧每一位參與者。 每場社會運動都必須對人民清楚說明自己的立場、訴求與道德高度,面對國家暴力如何應對自然需要長期的練習,而且社會運動必然處於弱勢一方,時時刻刻收集訊息掌握機會,才能做出正確決策,幹部們更是直到最後一刻才離開現場或據點。

他們指出,一場運動如果很幸運能夠由有聲望、有領導能力的人來決策那是最好的,如果沒有的話,就必須不停地授權、不停地更新決策班子。

香港的社會運動前幾年發展地很辛苦,原因來自兩個。第一就是媒體的全面封殺,根本就不報導社會運動。這時決策班子就必須持續地去抗爭、甚至升級抗爭的力道,直到媒體不得不報導。第二就是家長的阻止。學生是社會運動中重要的組成分子,但是當時香港的家長們並不鼓勵孩子走上街頭,這自然會形成香港的社會運動的阻力。

三位香港的朋友最後更是認真提到,社會運動是非常嚴肅的事,面對不公不義,參與者絕對不能嘻皮笑臉。











ldn low dose naltrexone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naltrexone low d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