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FB分享到推特!

#文萌樓 #古蹟維護 #性產業合法 #性工作者權益 #波卡事件







九月二十四號,筆者造訪了文萌樓。文萌樓是台灣性工作者爭取權益事業的重大據點,儘管外牆磚瓦斑駁,但那種在時間的磨練下所呈現出的剛毅堅強卻是怎樣也掩蓋不住的。

沒錯,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一直在打仗,不論是在街頭還是在法庭,不論是在報紙還是在社會。最近的壞消息是,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又打輸了官司,到底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能不能繼續留在文萌樓呢?答案真的已經有點不樂觀了。文萌樓已經被投機客買下,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很可能將會被迫遷出,這麼多年來的努力成果究竟還能保留多少呢?沒有人有答案。

<文萌樓案日日春更審敗訴 迫遷來臨前的事件總回顧>,作者:林佳禾,來源:苦勞網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原本在文萌樓對面租了一個辦公室,但是新的房東並不願意繼續租給該協會,他們只好移動到文萌樓的一樓辦公。辦公的空間變小了,不只增加了許多不方便,連平常辦講座、辦聚會的空間都沒有了,這對理念的宣揚是非常不利的。不過,換個角度想,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進駐文萌樓辦公倒也不失為一種直接守護文萌樓的方式,只是在官司敗訴之後,這一點恐怕也在未定之天了。

社運團體是台灣社會中的弱勢,而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更是弱勢中的弱勢。對照起前陣子鬧到滿城風雨的波卡事件,文萌樓這裡顯得安靜多了。台灣社會對性產業的正確認識才剛起步,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每踏一步都很艱辛。他們已經在大同區的歸綏街耕耘了多年,目前最大的願望能跟當地居民繼續溝通,讓文萌樓能夠繼續留在台北市。文萌樓所見證的歷史,是一段血淚滄桑的歷史,是一段受迫害者努力活出生命的歷史,它們應該被銘記,不應該被遺忘。




當天在文萌樓的一樓,筆者與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的秘書吳若瑩有了一場深度的交談。在去年的地方自治選舉,吳若瑩以人民民主陣線成員的身分,投入了雙連里里長選舉,試圖把候選人的辯論舞台,導引成探討文萌樓去留的平台。說實話,這個過程非常艱辛,因為台灣人顯然還沒準備好大方地面對性產業。




筆者也詢問了吳若瑩對波卡事件的看法。針對波卡事件,筆者的意見比較膚淺,我認為,波卡事件表面上看起來展現了台灣社會對性產業、性工作者或女權的尊重,然而真相很可能只是,因為波多野女士擁有了天仙美貌,所以才引起了台灣眾多男士對波卡事件的巨大關注,並不是台灣社會已經普遍準備好要把如何面對性產業當成可被普遍接受的公共討論議題。

吳若瑩的意見則是更深刻、更犀利。她指出,波卡事件會被大家熱烈討論的原因並不是波多野女士的美貌,而是她是第一個登上悠遊卡的成人片女演員。不過,柯文哲團隊除了利用性工作者的美色牟利之外,顯然別無想法。這充分展現了台灣社會對於「性」議題的偽善。林筱淇一直強調照片很健康很唯美;戴季全說他要造福男性同胞,並且推卸責任說決策不是他作的;柯文哲說,一個社會一定會有黑暗面,但就讓黑暗面留在黑暗面,以上這些虛偽才是問題的真正關鍵。







吳若瑩繼續指出,大家討論波卡事件,談得轟轟烈烈,但性工作依然是非法的,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依然面臨被迫遷出文萌樓的命運,文萌樓依然面臨廢古蹟的危機。面對這些真正重要的議題,柯文哲團隊為了媚俗,選擇切割、閃躲進步價值,這真是最大的偽善啊。

如果台灣社會已經具備了面對性產業的成熟度,為何對文萌樓的前途爭議視而不見或不聞不問呢?大哉問。

<廢古蹟不如廢污名>,作者:吳若瑩、蕭怡婷,來源:蘋果日報

筆者最後問了吳若瑩,對於性工作者爭取權益這個事業的未來,有什麼樣的願景。她非常豪氣地回答,他們要讓文萌樓保存下來,他們要幫助全台灣的性工作者爭取最起碼的尊重,他們要讓全台灣的性產業歷史,能夠被保存多少就被保存多少。儘管戰況總是不利,但是這群戰士那股維護古蹟、保存歷史的心意卻是始終不變。對於這群一直努力幫助性工作者爭取權益的戰士,筆者真的由衷深感佩服!